20年,貴州同性戀女子花30萬買精生混血女兒,後被同性戀人拋棄

曾夢生長在一個傳統的家庭,父親是一名退休教授,母親是一名中學語文教師。她還有一個比她大5歲的哥哥張曉明。曾夢從小就展現出聰慧過人的頭腦,父母對她寄予了很高的期望,盼望她讀好書,找到一份體面穩定的工作,然後早日找到一個門當戶對的好男孩結婚生子,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。

然而,當曾夢漸漸長大,她意識到自己的性取向與衆不同。她發現自己對同性別的女生容易產生好感,而對異性之間的戀愛關系卻毫無興趣。高中時,她不能像其他女生一樣癡迷某個男生的外表或球技,取而代之的是,她會時常目不轉睛地盯着某個留着短發、穿着很酷的女生出神。曾夢爲自己的性取向困擾不已,有時候甚至覺得這是一種病,需要治療。

爲了擺脫家人對她的期望和束縛,18歲的曾夢選擇了離家出走。她知道,以父母的觀念,是無法接受她酷兒的身份的。離家後,曾夢過上了流浪的生活,雖然失去了家的溫暖,但她感到久違的自由。她開始嘗試與不同的女生約會,漸漸接受了自己是個酷兒的事實。

多年過去,曾夢雖然在事業上獲得了一定的成就,但父母對她的性取向仍然難以認同。每逢春節團聚,父母總是念叨她何時才能找到一個好男孩結婚,當曾夢試圖向他們解釋時,他們或搖頭或嘆息,根本聽不進她的話。曾夢感到不理解是她心頭的一塊大石,壓得她透不過氣來。

18歲那年,曾夢離開家來到了省會城市貴陽。剛來到這個陌生的大城市,她感到迷茫和無措。口袋裏僅有的一點積蓄很快用光,她不得不住到一個衛生條件很差的廉租房裏。白天,她背着簡歷到處碰壁求職,許多工作要麼對學歷有硬性要求,要麼需要專業技能,而她兩者都不具備。

起初,曾夢靠着在一家快餐店兼職維持生計。忙碌了一天頂着油煙,她只能拿到區區50元工資。這遠遠無法支撐她的生活,曾夢感到前途茫茫,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就在她絕望之際,曾夢偶然發現了一家老板是女同性戀者經營的酒吧。她鼓起勇氣進去應聘,老板看中了她的漂亮相貌和大方氣質,決定錄用她作爲酒吧的服務員。終於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,曾夢如釋重負。雖然每天要應付酒醉的男性客戶手段粗魯的騷擾,但薪水不錯,她漸漸習慣了這個粗獷的環境。

幾年後,曾夢決定自立門戶,找兩個朋友合資在貴陽開了一家女性酒吧。在這裏,女性可以隨心所欲地聊天調情。憑借她對女同圈熟悉的經營與宣傳,曾夢的酒吧生意日漸紅火,她也小有積蓄,再也不用擔心被房東趕出門外了。

經營女酒吧數年後,曾夢認識了一位名叫張敏的歌手,兩人一見鍾情。張敏長着一頭短發,身材高挑,穿着一身黑色皮衣,酷酷的模樣讓曾夢心跳加速。她們兩人志同道合,每晚曾夢下班後便坐在吧臺邊聽張敏唱歌,兩人時常聊到天亮。

漸漸地,她們從朋友變成了戀人。每周末曾夢會帶張敏回自己的小公寓,她們會邊喝紅酒邊看老電影,有時也會摟在一起dsl。愛火燒得曾夢五內俱焚,她再也沒有什麼牽掛了。

就這樣,她們的關系日益穩定。三年後,曾夢終於鼓起勇氣將張敏帶回老家見父母。她知道這對保守的父母來說絕非易事,便提前做足了心裏準備。出乎她意料的是,父母雖然對她的同性戀人感到十分驚訝,但還是勉強接受了她們的關系。因爲他們看出女兒對張敏熾熱的愛意,也不忍心反對她。

見父母態度軟化,曾夢鼓起勇氣提出了自己最大的心願——要一個孩子。她和張敏想方設法,終於花重金在泰國做了試管嬰兒,成功受孕產下了一個小女兒,取名曾小悅。抱着自己的骨肉搖曾夢淚流滿面,她感到人生終於完整。

生下女兒後,曾夢把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照顧小悅上。她請了一年育兒假,天天守在家裏照料嬰兒。她心甘情願地換尿布、喂奶粉、摟着嗷嗷待哺的小悅入睡,兒女帶來的滿足感淹沒了她。

然而這種生活也讓她疏於了酒吧的經營。在她離開的這一年,酒吧的生意開始走下坡路。員工管理鬆懈,貨品採購失誤,昔日的感覺也漸漸流失至其他酒吧。等曾夢回來想要救回頹勢時,已經太遲了。

與此同時,她和張敏之間的關系也在變遠。張敏不再像從前那般體貼入微,開始抱怨曾夢只顧孩子,不再關心她的感受。經常爲了雞毛蒜皮的小事,她們爭吵不休,餐桌上拌嘴,夜裏背對背睡。

就在這時,張敏認識了另一個富有的女同性戀。看着那人開着跑車接她去高級餐廳吃飯,張敏心生向往,漸漸對曾夢愛恨交織。一個月後,當曾夢起牀發現張敏人走了,她愣住了——張敏不告而別,走時還帶走了她們這些年共同攢下來的積蓄。

曾夢難以接受張敏的背叛和拋棄,她悲痛欲絕,整日痛哭流涕。她想不通自己對張敏付出的真心,換來的卻是背叛。如果不是還有小悅需要她的照顧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活下去。

張敏離去後,曾夢生活一蹶不振,整日昏昏沉沉。然而她知道,自己仍有小悅這個寶貝需要照顧。爲了這個幼小的生命,她必須振作起來。

於是曾夢開始重新運營自己的酒吧。她換掉了不稱職的員工,親自坐鎮門面招攬客人。雖然起初生意冷清,但憑着多年積累的人脈資源,她漸漸又吸引回了老客戶。爲了讓酒吧煥發出全新的活力,她請來了駐場樂隊,添加了舞池,還時不時舉辦主題聚會。這些創新舉措漸漸見效,半年後,酒吧的生意終於回到了正軌。

與此同時,她把工作之餘的每一分鍾都花在照顧小悅上。她學着給小悅唱兒歌,教她說話走路。她在家中每個角落貼上海報,買來積木玩具轉移小悅的注意力,生怕她一不小心受傷。看着女兒天真無邪的笑臉,曾夢的內心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。

父母雖仍然無法完全認同她的性取向,但也會時常來看望她和小悅。每次來訪,他們都會帶來許多禮物和孫女最愛吃的點心、水果。雖然不常說出口,但曾夢知道他們也很疼愛這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。

經歷過之前的低谷,曾夢不再對生活抱有太多期待。她只想把全部的愛與精力都投入到撫養女兒的過程中。她相信,只要一心一意把小悅養大,就是她人生最大的滿足和成就。

曾夢的人生雖然起起伏伏,但她從不放棄對美好的追求。正是因爲有對女兒的愛在心中燃燒,她才能面對種種困難和陰霾,重新振作,活出精彩人生。這也讓我們看到,只要心中有愛,就能戰勝重重困難,活出生命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