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岁男子发烧5天,突然呕出一滩血,直到妻子开始发烧,才知真相

“最近这天也太热了吧,你看,这蚊子都跑进来乘凉了,真是受不了”,医生一边抱怨,一边把一只蚊子拍死在桌子上。

南京的七月份实在是太热了,这几天一直在发布高温预警,白天最高气温已经达到了38℃,体感温度达到了47℃,这温度夸张的让医生不知道怎么说话,每次出个门就好像被烤熟了一样,上个班直接黑了三度。

就在这时,一位患者(43岁)走了进来,医生看他面色苍白,双目无神,看样子病得很重,他一坐在诊疗室的凳子上后就开始不断地出汗、喘气,医生将纸巾递给他,他还是不断的在出汗。大约缓了10分钟左右,这位患者的症状好像好一些了,他说:“医生,我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咋回事,一直发热,吃药也没用”。

一听到发热,医生不自觉地把口罩带好,毕竟现在南京的疫情又开始反反复复了,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医生问:“除了发热以外还有其它的症状吗?做核酸了吗”?

患者说:“核酸每天都做,除了发热就是流鼻血,没其它的问题了,但是我感觉好累啊”。

原本这种发热的患者应该到发热门诊就诊,但医生看他体温也不是很高的样子,处理了也就处理了。

随后,医生给患者量了个心率,有120次/分,然后测了一下体温,38.5℃,好家伙确实比较严重,医生问:“在家有没有吃什么退热的药”?

患者说:“吃了,阿司匹林和连花清瘟都吃了,没什么效果”。

“阿司匹林也没效果”?医生有些惊讶,阿司匹林在解热上的效果还是不错的,阿司匹林都没效果,那证明患者的问题还真是不简单。

患者说:“真的没效果”。

紧接着,医生听一下这位患者的心肺,心脏还好,左下肺叶有点湿啰音,于是医生让他去做肺部CT,顺便查个血常规。

过了没多久,患者回来了,胸部CT显示患者的左肺有一点感染,是比较轻微的肺炎,有点积水,按道理来说这不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发热的,血液检查报告显示白细胞异常升高,非常高,血小板却很低,这意味着患者体内有严重的感染,医生感到有些棘手。

难道是颅内感染?医生这么怀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患者看上去很疲惫,不能排除他有颅内压升高的问题,医生轻轻的抬起患者的头颈部做了一个简单的脑膜刺激征检查,结果发现是阴性,看来颅内感染不太可能,要不然脑膜刺激征一定是阳性,那到底是什么问题导致的感染呢?

来不及多想,医生决定将其收治入院。

下午,管床的护士找医生说:“上午来的那位病人一下午的尿量只有100ml”。医生有些惊讶:“没给他喝水吗”?护士说:“喝了还是只有100ml”。医生心想:“可千万不要来个肾衰竭啊”。

当医生走到患者的房间时,刚好看他从床上滚了下来,医生急忙上前扶住他,“啧”接触到他的皮肤后,医生感觉麻烦大了,因为他的体温比上午来的时候好像又高了一些,这可太麻烦了。

看患者神昏的样子像是要随时进入休克了,医生当机立断,上呼吸机进ICU,他的病情发展太快,要是不进ICU,到时候恐怕真的会没命。

当天晚上,患者的妻子来到我们医院,她看上去还比较年轻,她了解了一下丈夫的情况后非常着急:“只是发个热,怎么会这样啊,怎么会进ICU啊,哎呀真的是,早就让他来检查啊,非要拖拖拉拉”。

患者妻子急得来回走动,看得医生头痛。

第二天早上,主任查房,医生专门和他汇报了一下这位患者的情况,主任看着患者的化验单说:“这明显是有感染啊,找不到原因吗”?医生把检查结果都说了一遍,主任诧异的问:“有这么奇怪的病例?查了肝肾没有?血常规不可能骗人的”。

很快,肝肾的检查补上了,患者除了有点肾炎以外,肝功能是ok的,主任问:“这个尿量今天是多少”?主管护士说:“上午可能只有100ml”,“这么少”?主任也有些惊讶,紧接着主任说:“那赶紧叫人来会诊,这么下去要出问题的”。

就在大家都守在ICU办公室讨论时,ICU中的患者突然做了起来,然后就是一口鲜血吐在了呼吸面罩上,主任大喊:“快快,患者可能有上消化道出血,你们给他做胃镜,你们赶紧去输液,量一下他的血压”!

血压结果显示100mmhg/80mmhg,看来有明显的下降趋势,心率达到了155次/分,看样子问题越来越严重了,调血、输血、补液,一气呵成,做胃镜的同事告诉我们患者只是有些胃黏膜糜烂,其它倒没什么问题。

患者的妻子守在ICU外,精神高度紧张,感觉时刻要哭出来一样。

忙活了五个多小时,患者的症状总算是稳住了,这下大家都知道如果再找不到患者患病的原因,恐怕下一次发作,就会要了他的命。

医生抱着试试的心理找到了患者的妻子,她看上去很憔悴,连续三天的陪护确实对她来说是不小的挑战,医生问:“你丈夫生病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”?

患者妻子说:“好像也没什么部队的地方,就是说发热,然后有些不舒服”。说着说着,患者的妻子疲惫的神情越来越重。

医生看她这个样子,心中叹了口气:“关键时刻,还是夫妻比较靠谱”。

患者妻子开口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好像也有点发热了”。

医生愣了一下,然后伸出了手背测了测患者妻子的额温,确实比较高,可能有38℃左右!夫妻二人双双发热,这难道有什么共同之处吗?

医生紧张地问:“你们家最近发生了什么?你再好好想想”!

患者妻子使劲回想家里的事,看得出来,她真的很疲惫了,过了一会,患者妻子若有所思地回答:“我们家种了很多花草,最近天气热,好像有很多蚊子”。

“蚊子”?医生的思绪如五雷轰顶,这个季节,蚊子,这不就是登革热吗?

医生立即叫来了护士给患者妻子抽血,然后叫另一个护士去给患者抽血,随后医生跑到了主任办公室,将自己的猜想告诉了主任。主任听完后点点头表示确实有可能,然后问:“做血检了吗”?

医生点点头:“刚送过去,可能要等一会”。

在主任办公室焦急的来回踱步,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医生立即接了起来,是检验科的:“X医生,你叫人送来的两份血液标本都检查了,登革热抗体阳性”。

医生差点兴奋地叫了出来,主任看到一身这幅样子也知道确定是登革热了,他马上打电话叫来了感染科医生,给患者使用了登革热药物治疗。

一周后,患者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,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,会想到他之前奄奄一息的样子,医生真的心有余悸,要是没发现登革热,恐怕这位患者就要出事了。

总结:

在南京生活,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小心登革热、痢疾、手足口病等传染病,天气又热、又潮湿、还喜欢下雨,所有细菌病毒繁殖的速度增快,这种时候一定要注意灭蚊、灭蝇,以免感染上一些莫名其妙的疾病。

文:嘉兴